说的是一辈子,一个时辰

2019-10-05 03:34栏目:影视影评
TAG:

相当少去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局动时代的电视剧,太沉重,而作者定位是不欣赏的,在看《霸王别姬》以前也不懂为啥那么两个人都说张国荣(英文名:zhāng guó róng)自身正是一部卓越。看了随后终于通晓,程蝶衣正是他她正是程蝶衣。始终记得那句“说的是毕生,差一年,一个月,一天,三个光阴,都不算一辈子。”当时感到太坚强,轻易受伤。直到最后一帧虞姬自刎才终于醒悟过来,那不正是程蝶衣吗?

【说的是一生,差一年,二个月,一天,叁个日子,都不算一辈子。】

说的是一辈子,一个时辰。君主意气尽,贱妾何聊生!那不知说的是虞姬,照旧程蝶衣。假设虞姬,一死倒也是霸王的爱妃,也与霸王做了个亡命鸳鸯。借使程蝶衣,言贵的人命对于不爱她的段小楼,只是贰个家属的逝去,一汪柔情毕竟不是他程蝶衣的。年幼的段小楼一边吐槽着剑一边对蝶衣说:“霸王若是有那把剑早就把汉高帝砍了。到时候当上了天皇,那你就是正宫娘娘了。"蝶衣:"师哥,我准送你那把剑。"一句无心的玩笑话,却教程蝶衣记了一生,他以为自个儿就是虞姬,是被那霸王钟爱着的虞姬,一女不事二夫也只是一己之见。那剑对段小楼仅仅是一把"好剑!今后又不唱戏要剑干什么?"的无效之剑。也许,小楼心中是有蝶衣的。那爱不是情爱,明明蝶衣成竹于胸,却愿做那一味投烛扑火的飞蛾。幼时冰月暖和相互守护,少年英姿飒爽心灵相通,多年的牵绊 是个劫,“那虞姬怎么演,她总有一死不是?” 背叛,舍弃,妥洽,和好。这虞姬照旧以自刎现真心,蝶衣才大梦初醒,空余狠,心似风吹过般冷傲“小尼姑年方二八,正青春年少被师父削去了头发。作者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”。

《霸王别姬》

© 本文版权归小编  东隅Ryan  全部,任何格局转发请联系作者。

看完片子,乃至连片尾字幕都逐个细看了,便忽而追思Eileen Chang的这句话来:

「你问作者爱你值不值得,其实您应该知道,爱正是不问值得不值得。」

人若活得太纯粹,便注定为众多世事所苦累。

程蝶衣,究竟是太纯粹了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钱柜777发布于影视影评,转载请注明出处:说的是一辈子,一个时辰